茄子视子app下载

与自己两位满心欢喜的父母不同,年轻并且心思敏锐的石明轩隐隐觉得里屋的状况有哪里不对劲。

但具体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即便是石明轩,他也绝对想象不到一墙之隔,屋内此刻的情境。

自己心中无比崇高、无比伟岸的爷爷,此时此刻正跪在大长老石昊的面前,以头抵地,周身汗水早已然浸透衣裳。

由不得石昭展不畏惧、不害怕,虽然石家不同于许多古老的超凡家族一般,实行的是集权家主制,而是长老会议。

但那并不是因为石昊当不上这个家主,而是石昊考虑到家族的长远发展,选择一手维护搭建起分权制衡的制度。

就像现在有许多企业给高层管理者分股份一样,当高层管理者真正成为这个企业的一部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时候,做事出力自然就更有积极性。

但要建立这种制度,需要掌权者拥有非常开阔的心胸,就连外面普通人的社会都是随着近些年的发展,才开始实施这种相对先进的管理制度的,而在相对保守守旧的黑暗世界、超凡世界,石昊却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开始强行推进这一制度了,这也让石家在这几十年间快速积蓄实力、飞速崛起,虽是中兴但事实上却更胜过昔日石家最鼎盛的时期。

当然,这本身也是因为石昊权力欲不重,他更关注自身的修行进度,因为希望家族可以自行成长发展。

但,石昊的威望与对家族的掌控力还是太高了,以至于以往长老议事的时候,他都很少直接表态,因为石昊一表态,集思广益往往就变成自己的一言堂了,那就失去建立长老会的意义了。

寻常超凡者家族,可能还会出现家主与实权长老、宿老之间彼此制衡争斗的情况,而这在石家,石昊不是家主更胜过家主,他拥有着可怕的绝对权威!

因此,当大长老走入里屋,脸上笑意收敛,坐下后不言不语的注视着石昭展时,不超过两分钟,石昭展的心理防线就被击穿了,他甚至连狡辩都不敢直接就在石昊的面前跪下,以头抵地,因为发自心底的敬畏恐惧浑身颤抖头都不敢抬起。

多少年了,石昭展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心理自信,但他当再一次面对盛怒的石昊之时,石昭展才知道自己这几十年的积累都t的。

漂亮mm穿短裙写真

在这个男人面前,在那双暗金色、其中仿佛有火焰燃烧的龙瞳之下,心中的一切幽深心思部都会暴露无余,无所遁形。

“昭屏,这些年你一直替家族执掌着暗地里一些阴私的黑道帮会,因此心性受到影响,过于偏激狠毒,因此对你这些年暗地里做的那些事情,我并非不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过多追究,但这一次你越线了……几十年过去了,大家都已经这么大岁数了,对错我就不再教你了,你给自己一个体面,德海还算忠厚老实,我不动他,明轩一直以来都对家族忠心耿耿,在这之后我依然会重用他的,你安心去吧。”

在轻描淡写的寥寥数语间就要逼人去死,然而石昊俯视着面前跪在那里的石昭展轻言细语的,却似乎半点怒意也无,有的仅仅只是心痛与惋惜。当年,那些一路陪伴自己走过来的老兄弟们,如今剩下得已然不多了。

话语说完,石昊放下手中茶盏就要起身往外面走,然而在这个时候,石昭展嚎叫一声,猛地向大长老的大腿扑抱过去。

他很清楚的知道,只要大长老真的走出这扇门,自己就真的死定了,在石家,石昊要让谁死,黑暗女神显灵都拦不住。

“大哥,大哥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大哥啊,大哥!”这一刻石昭展真的是什么颜面都顾不上了,他都没能抱到石昊的大腿,被对方一脚踢在胸膛上,直接就往外呕了口血,但石昭展退都不退,继续咬牙往前生扑,并且终于拿出了自己的保命杀手锏。

“姐夫,姐夫!你就看在我那可怜姐姐石霜的份上,饶我这一次吧。”这一次,马上就要走出里屋的石昊身形一僵,被石昭展抓住机会一把给抱住了,并紧紧抱着死都不松开。

石霜,那是石昭展的姐姐,年轻的时候曾经与雄姿英发的石昊成为恋人,只是那个时候的石昊成天忙于家族的复兴,并且没有太过时间顾及儿女私情,最终,因为一些变故石霜难产而死了,在此之后石昊终身未再娶妻,身心扑在家族复兴上,也才有了今天的石家。

但这件事情,一直以来都是石家的禁忌,老一辈子知道的人几乎从来都没有人敢于提起,甚至连石昭展的后人儿子石德海、孙子石明轩都不知道这件事。石霜,已经几十年没有人敢在石昊的面前,再言说谈起这两个字了。

那一刻,石昊就像一台金属铸成的雕像一样,一点点的转过头来,这一次,他的眼睛都有些红了,怒意浮现。

石昊探出左手抓起石昭展的头发,然后右手一耳光一耳光的猛抽下去。

啪,啪,啪,啪。一下又一下,他下手越来越重,最后一巴掌的时候,石昭展整个人被抽打出去,红白飞散,半口牙齿都被打飞出来了。

“我t不是给你脸了,给你脸了!当年我带你们的时候是怎么立的规矩,背叛同族怎么处罚?”

“咕哝……按规矩祠堂会审,三刀六洞……并且家发配到黑石山成为矿奴。”一边吞咽着血水,石昭展一边回答着,他知道到最关键的时候了。

大长老不动怒自己就死定了,因为一定会按照族中规矩来办,顶多给自己一些优待,比如说死得体面些,比如说不牵连后人,但大长老发怒了,就说明他想起了从前……想起了自己一路陪他披荆斩棘的日子,想起了自己的姐姐。

“你这不是记得很清楚!?”石昊大步走过去一脚横抬,石昭展整个人都飞起来倒撞在挂着画卷的墙壁上,然后倒砸下来压塌那坚固的实木桌,再也压不住了,他的嘴里开始大口大口的往外喷血。

在这一刻石昭展才想起来,激怒石昊固然会让他想起昔日旧情,但也有不小的几率可能会被当场活活打死,这些年大哥崇尚修心制怒,但大哥体内的龙力却是越来越精纯了,今天一个不好自己就有可能弄巧成拙,直接就死在大哥手上。

“大哥,你打死了我,你是给那个石毅出气了,但他又得不到什么具体的好处。还和明轩产生嫌隙,未来生出冲突,我之前真没想到他的素质有这么高,只以为是一个惹是生非的小辈……咳,大哥,你饶我这一次,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面对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大哥石昊,石昭展这一刻是真的怕了。

事实上,在之前得到石毅于火车站内以一敌五,将幻刺杀手数反杀消息的时候,石昭展就已经意识到不妙了。

四个二阶,一个一阶超凡职业者,他们联手布局围杀一人,结果被人家数反杀。

这样的战绩哪怕有意压制,也绝对足以名震家族了,被称之为实战天才也不为过,而下暗手阴一个普通族人和阴一个家族天才,这完是两回事。前者还有可能糊弄过去,后者大长老若是再无反应,就说明他瞎了,那就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问题了。

然而,石昭展不知道的是,石昊对整个家族的统治力、掌控力,比他想象推测的还要可怕,还要强大。

“呵呵,好啊。那我就看一看,你能拿出多少东西来买你这条老命。”大长老来到石昭展面前,冷笑言道。

他是知道这些年石昭展暗地里捞了不少的,但总不可能真的知道具体数额,石昊也没闲心成天盯着石昭展。

另一边,高速公路上正在返回石家的加长轿车内。

石家三大长老之一的石枭,此刻正在欣赏着石毅带回来的那件死亡圣器·黄金手臂,即便是以他的身份,这一刻也不禁流露出欣赏与赞叹之色。

“真是好东西啊,死亡之力如此精纯,它的圣力还远远未被激发到极限,若是激发到了,我觉得远远不止一二阶,三阶也是有可能的。”圣器与魔化物品不同,同阶圣器比魔化物品高一阶,无论价值还是威力。并且,圣器有灵性,它是会主动选择主人的,并不是像大多数魔化物品一样,谁都可以获得并使用。

并且,圣器与主人之间还有一个契合度的问题,一件圣器在一个人手中可能只是一阶圣器,但在另一个人手中可能就是二阶,三阶,四阶圣器,因为圣器并不是人为制造的,所以它们具体有多大的力量,寻常人、寻常超凡者也难以推衍判断。

有一些从古代存续至今享誉圣名的强大圣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它们很强大,但从古至今都没有人能够真正激发它们的力量,那种强大就跟没有,也没什么区别两样。

“是啊,但是像这样好的东西,却几乎到不了家族,几乎被人中途截了去。”石毅意有所指的这样言道,他是不可能轻轻放过“魔刃禁卫团”来迟这件事情的,否则的话,以后在家族中谁都敢过来踩自己一脚了。

哪怕这一役自己丝毫无损,但这件事情也必须有所追究、有所交代。

“你与这件圣器的契合度怎么样?”石枭听出了石毅话语中的意思,但他并没有正面回应,却这样问道。

“力量并不排斥,可以使用。但我也不知道能发挥出它多大的力量,另一个方面,这件圣器毕竟是用来给人做义肢的,我还没有足够的决心为一件圣器剁掉自己的右手。”近乎天铸的圣器与魔法物品并不相同,在契合的主人与不契合的主人手中,它能发挥出的威力是天差地别,有一些甚至彼此排斥,强行使用不但不会有所助力甚至还会反噬主人。

“你头疼的这件事情,由家族来帮你解决,现在这个世界上可以修改圣器的匠师,可能还不存在,而等你找到一位成熟的‘圣器铸炼师’的时候,时过境迁,这件圣器的价值恐怕也极大贬值了。”车厢内,右边脸颊上有着一道可怕疤痕的凶狠老人这样言道,他依然在把玩着那件黄金手臂,明显真的是很喜欢。

“需要消耗多少家族供奉?”

“不需要你消耗供奉,但是你要保证,此事过后,终身都不可再追究是谁对你的申请进行了修改。”

听闻此言,石毅的身躯微微得向后仰,因为石枭长老这句话中,透出的信息量太大了。

“陷害同族,这可是要祠堂会审,三刀六洞的?是大长老要保那个人?”

“……你不要这么聪明,你这样我与你说话会很费力的。法理人情,人情法理,因为你一个刚刚冒出头的小辈,直接弄死一位家族长老,你让其它长老怎么看你?我们是家族,法理虽重但终究重不过人情,我们石家又不打算去治理天下,血脉情份,你现在年轻,看着它觉得不重要,但这却是世间唯一斩不断的联系。”

在另一边,石昊笑吟吟得在石昭展的陪同下走出了里屋,此时此刻里屋外的众人都有一些脸色异样,因为虽然不敢闯进去,看不到,但里屋的一些响动还是能隐约听到的,尤其是刚刚石昭展被石昊打得几乎镶在墙壁里了,产生的动静让整个大屋都摇晃了一番。

并且,此时此刻石昭展的脸颊上还有着一些遮掩不去的残伤。大长老石昊并没有家里共饮进餐,而是夸赞了石明轩两句后就飘然离去,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这让石明轩一家又是放心却又是摸不着头脑。

“大长老近期悟得一套古拳法,刚刚在里屋提点教导我,出手稍重些,拳法又不纯熟,没能留住手,这件事你们不要在外面言说,以免其它支脉指责大长老偏心。”在石昊离去后,石昭展冷冷得这样言说一番,然后转身又进了里屋,外面传来傻儿子石德海的疑问:“父亲大人,您不今晚进餐了?”

“滚,我要静心参悟古拳法。”里屋,石昭展靠在墙壁上以手掌按着自己心口,只觉得身体上的痛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合着自己这几十年提心吊胆的搜刮折腾,都是为石毅那王八蛋搜刮折腾的,那些可都是为明轩准备的储备啊!

石德海这个大号的天资禀赋不足,可以确定彻底练废了,因此自从石明轩展露出不俗天赋后,石昭展便将自己部的心血投入到自己这个孙儿的身上,现在,被人一随手刷走了八成多,并且石昭展还绝然不敢不给。

事实上,连石毅在听闻家族可以对圣器进行改造的时候,他都惊到了,普通人可能觉得没什么,石毅的神秘学可是精通等级的,他清楚的知道要改铸近乎“天铸”的圣器到底有多难,毁掉圣器都还不算什么,要在不降低圣器威力甚至强化的前提下进行改铸,这个难度巨大到目前的超凡世界应该没有人类可以做到的地步。

但若说因为自己惊动家族侍奉百年的那位女神……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除非石家快灭族了,才可能尽起家底去惊动那位侍奉百年的女神大人,并且人家还大几率不会理会。

正常情况下这个时代不可能有圣器铸炼师,那不是五阶至少也得是三四阶的超凡职业,石家也不可能因为这种小事去接触黑暗教会,但石枭偏偏还非常有把握的样子,明言在家族任务开始前,会将改造好的圣器送到自己手上。

石毅左思右想,都觉得根本不可能做到。若真的能够做到,那石家一定隐藏着一个相当大的秘密,一个绝对可以作为家族传承底蕴的秘密,而现在,作为家族高层的石枭长老将这个秘密隐约的透露给了石毅。这是一种信任,但它同时也是考验。

大长老石昊对于石昭展的处理,属于是里子抽干,但把面子给他维持住了,有了这层面子,石昭展就不至于破罐子破摔,同时,他所执掌的势力,也需要换人接手了。

………………………

东灵石家,潜龙别院。

能够被评为石家潜龙、家族精英的人,一般来说即便不是富贵家庭,那也应该是小康人家,很少有人会没有自己家的房子住,因此诺大的潜龙别院几乎就没什么人,被新搬进来的石家兄妹所占据,面积极为广阔。

“两百二十一,两百二十二,两百二十三……两百……二十四。”此时,大宅当中,一身利落武道服的少女正在做着浮力挺身,有一只又胖又壮的金毛大狗蹲在她背上,仅仅只从背影望过去,就好像一头熊老实乖巧肥胖得蹲在那一样。

“二百……二十六,啊!”终究还是支撑不下去了,少女哀鸣一声趴在瑜伽垫上,周身汗水浸透,累得连一根指头都不想再动弹。

“土旺,你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偷吃东西,我怎么觉得你又变胖了?”

在石晴趴在瑜伽垫上之后,熊似的大狗土旺赶紧跑下来伸着舌头舔着女孩侧脸讨好,只是石晴却委屈的不肯接受对方的讨好,她还伸出手轻轻拍了土旺的狗头一下,让土旺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哈哈,小晴,你自己突破不了别老欺负土旺,我们土旺多听话多老实啊,它刚刚要是乱动的话,你连两百个都做不了。”这时,石薇薇从内宅里走出来,她拿着一块鲜美的生鲜鱼肉丢入土旺嘴里,笑意盈盈得这样言道。

“这样练下去,我得练多久才能练到可以帮到老哥的地步啊?我还是觉得冥想修炼更加容易一些。”石晴支撑起身活动着四肢头颈,一段时间不见,她已经身材改易有了些健身少女的身姿模样,穿着武道服系着马尾发,明爽而干净。

“我也很想知道怎么才能追上石毅那个家伙的修炼进度,他的召唤术与枪法都实在太强了,枪斗者叠加神秘学者双职业,在他手上强得不正常,最重要的是你哥实战天赋太强了。”

“不过你别光盯着你老哥,你先追上我再说吧。就算你有精神力修炼资质,最基础的体能训练还是得有的,这样在初期的时候,遇到危险至少还能跑。”就在石薇薇教导石晴的时候,本来正低头享受着肥美生鲜鱼肉的土旺突然抬起头,然后它汪汪叫了两声直接就向外奔跑出去。

石薇薇与石晴先是一愣,接着两人对视一眼,眼神带着一抹惊喜之色,两个女孩也跟随着跑了出去。

一到门口,两人便见不远处,一个帅气清俊的阳光男孩正半蹲着逗着摇头摆尾的土旺,而在他的身旁,则站立着一个额头眉心处贴着黄色纸符的高大白人。

这人不是石毅,又是谁。

“晴儿、薇薇,好久不见了。”石毅站起身来,他这样笑着言道。

久别重逢,心性偏于柔弱的石晴当然要发泄一番情绪,石毅抱着自己长不大的妹妹好一番哄,却是哈哈笑着觉得心中温暖。过了一会,石毅牵着妹妹带着狗,先向石薇薇道谢。

“噫,多大点事啊,我们是兄弟吗。那行了,既然你都回来了,我就不继续陪着晴儿了,你们兄妹好好说说话,我回家了。”

“你回来吧,家?你有家吗?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你石薇薇的家,只要你想在这里住,住多久都行。”石薇薇和石毅兄妹一样,都是孤儿出身,她哪里有家啊,唯一一个叔叔是亲手把她送进抚育院的人,这两年虽然关系缓和了,但再将之当作家人却是不可能的。

三个人,一条狗,一尸,都走入了大宅,哦,尸并没有,它走到门口的时候,石毅随手一指,就把它指派到后山墓葬区去了,家人是家人,兵器是兵器,在这一点上石毅一向分得很清楚。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