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国风旗袍在线看

任发的女儿?

不仅九叔好奇,连江缺和文才也极为好奇起来,很想知道究竟长得怎样!

于是纷纷扭头朝楼梯口处望去。

顿时,一个身着白色的连衣裙的女子从楼梯口一步步走过来,梳着歪辫,头戴一顶太阳帽。

雪白的皮肤吹弹可破一般,看起来娇贵无比,众人心中都默默地暗道一声果然不愧是地主家的女儿,生养得就是好。

一个民国时期的女子,加上有个包子脸一般的老爹,居然很娇美,一双眼睛也是水灵灵的,任由谁见了都会心动吧。

依照这个时期西洋人的打扮,她的穿着倒是挺暴露的,不过因为中西文化的交融,所以也没谁觉得有什么。

那人正是任发的女儿任婷婷。

她盈盈一笑,旋即找了个凳子坐在任发身边。

见到任发的女儿都这么大了,九叔不由感慨一句,“都这么大了啊,果然岁月不饶人。”

这时,文才在一旁傻笑一声,“是好大啊。”

那直勾勾的眼神落在人家姑娘身上,任婷婷自然注意到了,顿时不满地朝文才瞪了一眼。

花衣Evelyn走过初秋

江缺微微一笑,心里还补了一句,“还好白的。”

当然,这话他没说出口。

而是直接拍了文才一巴掌,没好气地低声呵斥道“没见过女人的家伙,师叔我刚刚是怎么跟你说的?

给我正常点吧。”

文才那模样,就像是八百年都没见过女人一样,实在是丢人又丢脸,他有点看不下去了。

被一顿拍脑之后,文才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朝任婷婷看了看,像是要道歉,但觉得很尴尬。

这时,服务眼朝任婷婷递来一份菜单。

任发不在意地撇嘴问道“九叔,你们都想要喝点什么,随便点就行,不用跟我客气。”

一副土财主的样子,看得江缺觉得好笑,不由开着玩笑道“那不如来一杯龙井如何?

实在不行毛尖也是可以的。”

任发微微一怔,顿时尴尬地笑了笑,道“江道长说笑了,这里没有龙井的,要不你点份外国茶?”

任婷婷本来要说话的,打算让文才和九叔他们都丢个脸,在她眼中这就是一群土包子。

谁知,江缺见没有龙井,于是又淡淡说道“那给我们三个都各自来一杯ffee吧。

虽然洋人们都喜欢这玩意儿,但这里既然没龙井那就算了。

要我说啊,还是咱们自己的茶好喝一点,我就喜欢品尝那种苦中带涩又带甘甜的味道。

西洋茶点里我喜欢的就是奶茶,可惜这里没有,不然会更好的。”

一番话说得任发惊讶,就连任婷婷都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不由自主地向江缺那边靠了靠。

她一脸好奇地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看你穿着西装革履,难道你是留洋回来的吗?”

那眼前一亮的样子,就仿佛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本就穿的是低胸连衣裙,加上朝江缺倾斜靠去,顿时一股幽香便扑鼻而来,让他不由有些异样之感。

眼神微异,余光便瞥在那雪白般的皮肤上,也忽然觉得有一团火焰自丹田冒出来,就连眼神都差点变得火热起来。

好白的念头又一次从心底冒出。

但最后关头他还是控制住自己了,暗暗警告自己,“金刚镯内还有蓉儿呢,不能这样花心。

任婷婷虽然漂亮,人也很好,还有个当地主的老爹,可谓是家财万贯,真真切切的白富美。

但我和她终究不是一路人。”

暗自摇头,狠心掐断。

他终究是要离开的,连黄蓉的事都没搞清楚,又哪能给其他女人幸福呢。

那无异于是痴人说笑罢了。

见任婷婷发问,江缺便微微一笑道“穿西装革履就一定要留过洋的才可以吗?

我以前在外头也接触过洋人,所以自然学会了一些西洋的东西,不过有些东西也未必是好的。

任小姐要是感兴趣的话以后可以来义庄找我。”

淡淡的声音下,让任婷婷觉得还是眼前一亮,她觉得江缺和她是一路人。

所以,肯定没有沟通上的障碍。

不由点点头道“真的可以去找你吗,不过我们两个应该有很多话题可以说的。”

说着话时,也不由得让她那张雪白的脸蛋一红,让人觉得很奇妙,好似有些异样感觉。

这时,任发则朝江缺投去一道古怪的目光,微微眯起眼睛,那包子脸就更像是包子了。

但是这个时候,江缺也没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而九叔和文才因为江缺直接给定了下来,自然也没有因为任婷婷的话而出丑,最后连任婷婷和任发都不得不各自点了一杯咖啡,也就没什么尴尬的事情发生。

这对九叔和文才来说,已经是大有好处了。

当然了,要是没有江缺的话,他们两个可能已经被任婷婷弄得很尴尬了。

他们都对ffee感到很陌生,似乎从来就没有听过一样,九叔在心里暗暗对江缺的决定感到庆幸不已,也很高兴今天请江缺过来简直是最正确的事。

这个时候,任婷婷已经对江缺有了好感,但江缺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他聊着,时不时拍拍文才的脑袋。

有了江缺明着教训,加上九叔暗地里狠狠地瞪着文才,他这才老实不少。

而那一双直勾勾的眼睛,九叔自然早就察觉到了,所以才会暗暗瞪眼以警告之,他现在是有些后悔带文才来了,“要是没有这个丢人现眼的家伙,那该多好?”

只是不来也已经来了。

等到东西点好,任发微微一笑,忽地道“九叔,关于先父迁葬一事,此前我就与你打过招呼了。

就是不知道你挑好了日子没有?

今天我主要就是问这个事,你看都已经拖这么久了,是不是也该有所行动了?”

闻言,九叔沉思片刻,慎重地冲任发道“任老爷啊,我看你还是先考虑考虑吧。

毕竟这种事一动不如一静啊,其中的牵扯,想必任老爷你也是心知肚明的。”

毕竟迁葬再怎么说都涉及到死人,倒不如不动,或许会更好。

这也是九叔的为人,不会想着赚钱,只是想着怎么才能够好够严谨,况且任发家的事他隐约间觉得有点怪,说不好会出事。

不过这种事他又不能强制让任发同意不迁葬,任发顿时笑眯眯地道“九叔你放心,我已经考虑清楚了。

并且,当年看风水的先生说,二十年之后一定要起棺迁葬,这样对我们才会好的。”

不过这时,文才却插了一嘴,“任老爷,这风水先生的话可不能信啊。”

一旁早已不待见文才的任婷婷白眼一翻,没好气道“你们说的话就可以信吗?”

额!

文才“我……”

Tags: